作文屋
杜甫:彭衙行
时间:2016-02-01 来源:古代诗词

彭衙行

作者:杜甫  

忆昔避贼初,北走经险艰。夜深彭衙道,月照白水山。

尽室久徒步,逢人多厚颜。参差谷鸟吟,不见游子还。

痴女饥咬我,啼畏虎狼闻。怀中掩其口,反侧声愈嗔。

小儿强解事,故索苦李餐。一旬半雷雨,泥泞相牵攀。

既无御雨备,径滑衣又寒。有时经契阔,竟日数里间。

野果充糇粮,卑枝成屋椽。早行石上水,暮宿天边烟。

少留周家洼,欲出芦子关。故人有孙宰,高义薄曾云。

延客已曛黑,张灯启重门。暖汤濯我足,翦纸招我魂。

从此出妻孥,相视涕阑干。众雏烂熳睡,唤起沾盘餐。

誓将与夫子,永结为弟昆。遂空所坐堂,安居奉我欢。

谁肯艰难际,豁达露心肝。别来岁月周,胡羯仍构患。

何当有翅翎,飞去堕尔前。

作品赏析

【单复注】公避贼艰难之际,得孙宰顾遇,事后感荷而作。黄希曰:公避寇,在天宝十五载,此云“别来岁月周”,知诗是至德二载追忆避贼时事,非谓归鄜州如此也。【钱笺】《元和郡县志》:同州白水县,汉彭衙县地,春秋秦晋战于彭衙,是也,《寰宇记》:彭衙故城,在白水县东北六十里。

忆昔避贼初,北走经险艰①。夜深彭衙道,月照白水山。

(首记避乱彭衙。)

①北走南走,见《汉书》。古乐府《陌上桑》:“不见天路险艰。”

尽室久徒步①,逢人多厚颜②。参差谷鸟吟③,不见游子还。痴女饥咬我,啼畏虎狼闻。怀中掩其口④,反侧声愈嗔⑤。小儿强解事⑥,故索苦李餐⑦。

(此叙携家远行,儿女颠连之苦。)

①《左传》:“尽室以行。”②《书》:“颜厚有忸怩。”③钟会《孔雀赋》:“华羽参差。”宋之问诗:“谷鸟啭尚涩。”鸟鸣无人,一路荒凉之景。④古诗:“手中掩口啼。”⑤《诗》:“辗转反侧。”⑥《唐书》:刘仁轨称解事仆射。⑦庾信诗:“苦李无人摘。”《晋书》:王戎与群儿戏于道侧,见李树多实,等辈竟趋之,戎独不往。或问其故,戎曰:“树在道边而多子,必苦李也。”取之信然。

一旬半雷雨①,泥泞相攀牵②。既无御雨备,径滑衣又寒。有时经契阔③,竟日数里间。野果充猴粮④,卑枝成屋椽。早行石上水,暮宿天边烟⑤。

(此叙雨后行蹇,困顿流离之状。)

①徐干诗:“所经未一旬。”《易》:“雷雨之动,满盈。”②荀济诗:“谁肯相攀牵。”③经契阔,谓连朝勤苦,详见六卷。④左思诗:“秋菊兼餱粮。”⑤宋之问诗:“暮投入烟宿。”《杜臆》:“暮宿天边烟”。逃难之人,望烟而宿,莫定其居也。

小留同家洼,欲出芦子关。故人有孙宰①,高义薄曾云②。延客已曛黑③,张灯启重门④。暖汤濯我足⑤,剪纸招我魂⑥。

(此记孙宰晋接之情。据诗意,孙宰当在同家洼,遇孙之后,因寄妻子于鄜州,遂欲从芦子关以达灵武。【朱注】鄜州在白水县北,延州在鄜州西北,芦关又在延州北。时公欲北诣灵武,故道出芦关也。)

①【远注】黄希以孙宰为三宰。或曰人名也。玩诗意,人名为近。②沈约诗:“高义薄云天。”薄,迫也。王粲诗:“哀鸣入层云。”③谢灵运诗:“朝游穷曛黑。”④《汉书·外戚传》:“张灯烛,设帏帐。”《易》:“重门击析。”⑤古歌:“可以濯我足。”⑥梦弼曰:剪纸作旐,以招其魂,不必果有此事,只是多方安慰耳。《韩诗外传》:三月上巳,于溱、洧两水之上,执兰招魂续魄,祓除不祥。

从此出妻孥,相视涕兰干①。众雏烂熳睡②,唤起沾盘飧③。誓将与夫子④,永结为弟昆。遂空所坐堂,安居奉我欢。

(备志孙宰周恤之谊。出妻孥,出见宰也。众雏,指儿女。烂熳,熟睡貌。《杜臆》:“誓将与夫子,永结为弟昆”,乃代述孙宰语,所谓露心肝于艰难之际者。必如此说,下面文气方顺。旧解俱云夫子指孙宰,误矣。)

①息夫躬《绝命词》:“涕泗流兮萑兰。”瓒曰:“萑兰,涕泗阑干也。”【王洙注】阑干,泪堕众多貌。【赵注】《谈薮》:王元景使刘孝绰送之,泣下阑干。②《鹦鹉赋》:“悯众雏之无知。”《庄子》:“大德不同而性命烂漫矣。”申涵光曰:烂漫二字,写稚子睡态入神。③《左传》:“盘飧加壁。”注:“飧,水浇饭也。”④陶潜诗:“誓将不复疑。”

谁肯艰难际,豁达露心肝①。别来岁月周,胡羯仍构患②。何当有翅翎,飞去堕尔前。

(末结别后追思之意。《杜臆》:公念孙宰肝隔,时往来于中,故追写逃难之苦愈真,则感勒周旋之德愈重。此章四句起,六句结。前二段各十句,后二段各八句。)

①潘岳《西征赋》:“高祖之兴也,聪明神武,豁达大度。”王粲诗:“喟然伤心肝。”②《梁书》:何敬容曰:“西晋祖尚玄虚,使中原沦于胡羯。”王粲诗:“豺虎方构患。”黄希曰:仍构患,谓史思明等,引兵共十万,寇太原,安庆绪使尹子奇及同罗夷兵十万,趋睢阳。此诗用韵,参错不一,经朱注考订,知各本古韵也。至于分析段落,诸家颇混,今钩清眉目,庶朗然易见耳。

萧山毛奇龄《韵学指要》曰:古韵无明注,惟宋吴棫、郑庠、各有古韵通转注本,惜当时但行棫说,而不行库说,致韵学大晦。考郑氏《古音辩》分古韵六部,东、冬、江、阳、庚、青、蒸七韵,皆协阳音。支、微、齐、佳灰五韵,皆协支音。真、文、元、寒、删、先六韵,皆协先音。鱼、虞、歌、麻四韵,皆协虞音。萧、肴、豪、尤四韵,皆协尤音。侵、覃、盐、咸四韵,皆协覃音。其书出吴氏《韵补》后,按之古音,已得十之九。所略不足者,鱼、虞、歌、麻、与萧、肴、豪、尤,尚分两部耳。按毛氏此书,实足破沈韵之拘隘,阅少陵《彭衙行》合六韵于一篇,唐人尚知古韵也。 

相关素材

素材排行

最新内容